德国1天验逾5万次…超狂检疫曝 王明钜:这才是超前部署-秦国地图
  1. 首页
  2. 新闻动态
  3. 正文
编辑:德国1天验逾5万次…超狂检疫曝 王明钜:这才是超前部署           发布时间:2020年04月05日 09:15:23

德国1天验逾5万次…超狂检疫曝 王明钜:这才是超前部署

德国1天验逾5万次…超狂检疫曝 王明钜:这才是超前部署

武汉肺炎(COVID-19、新冠肺炎)全球大流行,台大医院前副院长王明钜今(5)日在脸书指出,「在这个可怕的疫情之下,只有德国死亡率直到今天早上8点的数字,虽然感染人数已经超过9万6千人,但死亡率仍然只有1.5%」。▲武汉肺炎疫情未见好转。(图/翻摄自微博)他也指出,「纽时的文章报导,德国每天可以进行超过5万次采检与病毒核酸检测,事实上WHO所送给全世界各个国家的检测试剂,就是由德国的RKI研究所所开发出来,造福全世界的」。不仅如此,王明钜更点出德国不只检测能量惊人,一周可以检测超过35万份检体,他们还有另一个很聪明的作法,「会针对医疗人员,常规性的进行病毒检测」。他分析,德国人此做法是因为医疗人员天天接触病人,恐是被感染的最高危险群;且也很容易传染给其他的医疗人员,王明钜也点出,「当然还有可能再传染给其他的病人,造成更大规模的院内感染恶性循环,那就不可收拾了」。德国人将医疗人员10人一组进行「区块筛检」,将10人的鼻咽拭子可能带有病毒的检体,全部混合在同一份拭子保存液中,再检验里头是否带有病毒特有的2个核酸片段。王明钜也表示,「如果在这一份混合了10个人鼻咽部分泌物的混合检体中,发现了二个新冠病毒特异片段的话,就可以确定诊断这10个人里面,至少有一人是感染者。然后再从这10个人里面,去一个一个再采检与追查到底是10人中的哪一个人或甚至更多人,才是真正的感染者」。他也不禁佩服,「德国人针对针对风险最高,但又绝对不能倒下去的医疗人员,以这种间接扩大10倍检验能量的『区块检测』方式,来为他们作常规筛检」,让他大讚「这才是真正的『超前部署』」。看更多 武汉肺炎(COVID-19、新冠肺炎)疫情 最新报导: https://bit.ly/37gsay1★ 三立新闻网提醒您:防范武汉肺炎,肥皂勤洗手、必要时戴口罩、避免食用生肉及生蛋、少去人多的场所、避免接触禽畜类动物!回国若身体不适请主动通报,14天内出现疑似症状请先拨打防疫专线,并戴上口罩尽速就医,务必告知医师旅游史。※ 免付费防疫专线:1922、0800-001922王明钜脸书全文:让人真心佩服的德国超前部署…昨天的纽约时报报导了在Covid-19疫情横扫欧洲,义大利、英国的死亡率超过10%,西班牙、法国、荷兰这些过去大家认知的医疗先进国家,死亡率也超过8%。在这个可怕的疫情之下,只有德国死亡率直到今天早上8点的数字,虽然感染人数已经超过9万6千人,但死亡率仍然只有1.5%。纽时的文章报导,德国每天可以进行超过5万次采检与病毒核酸检测,事实上WHO所送给全世界各个国家的检测试剂,就是由德国的RKI研究所所开发出来,造福全世界的。德国不只检测能量惊人,一周7天可以检测超过35万份检体,而且他们还有另一个很聪明的作法。他们会针对医疗人员,常规性的进行病毒检测。德国人会特别针对医疗人员这么作,是因为医疗人员本身天天接触病人,是可能会被感染的最高危险群。同时医疗人员也很容易传染给其他的医疗人员,如果因为一个人的感染没有被早期发现,就可能造成医疗人员的群聚感染。当然整个医院与医疗体系最珍贵的「战力」就会瞬间大幅减弱。而且医疗人员如果被感染却没被发现,当然还有可能再传染给其他的病人,造成更大规模的院内感染恶性循环,那就不可收拾了。我不知道纽时报导中的「医疗人员」有没有包括会在医院各个病房病室走动的清洁人员,甚至各栋大楼之间走来走去的传送人员。但是这些在医院中工作的人员,却很可能是防护知识与资源都相对缺乏,而且也不会像医疗人员一样,会被特别注意到的人。但是德国针对医疗人员常规采检的方式,并不是一个人一个人的检验。而是在他们同样有限的筛检能量下,10人一组的「区块筛检」方式来为医疗人员采样与检测。它的作法就是集合10个医疗人员的鼻咽拭子,将拭子上可能带有病毒的检体,全部混合在同一份拭子保存液中。这等于是让10个人身上的可能有的病毒RNA与DNA全部先混在一起。然后再用侦测新冠病毒核酸独有的二段特异基因的方法,去检验这份保存液中的所有RNA或DNA里面,是否带有新冠病毒特有的这二个核酸片段。如果在这一份混合了10个人鼻咽部分泌物的混合检体中,发现了二个新冠病毒特异片段的话,就可以确定诊断这10个人里面,至少有一人是感染者。然后再从这10个人里面,去一个一个再采检与追查到底是10人中的哪一个人或甚至更多人,才是真正的感染者。如果混合在一起的10个人,都是医疗人员的话,那当然很容易被重新找回采检。就算不是医疗人员,只要具有特定身份特定职业,或者是特定小群体(例如旅行团,防疫人员群组)的人的话,这10个人也非常容易就被追踪,一旦有阳性结果出现,也非常容易就被找回来重新一个一个作筛检。同时常规性的筛检,也不容易漏掉任何一个感染者。这个方法非常聪明,因为这等于是瞬间就把检验能量扩大了10倍。而且只要结果是阴性,先撇开技术上的「伪阴性」不谈,就能让绝大多数的医疗人员安心在继续工作岗位上奋战。用这个方法,可以针对因为特定职业有高的感染风险,同时又很容易追踪的人,进行常规性的筛检。例如最高风险的医疗人员。例如同样高风险的医院清洁人员、传送人员。如果采检方式可以让采检者更安全的话,例如韩国让采检者在一个封闭空间中被保护着,然后被采检者站在户外由采检者将鼻咽拭子伸入病人鼻腔的方式。如果检验能量也可以再扩充的话,就可以针对其他同样是为了维持社会与国家运作,必须常常要接触不特定多数人的工作者来进行检测。例如机场的地勤与工作人员,例如基层警察,例如大众交通工具的第一线人员。例如仍然必须值勤的每一班客机上的空服员与机师。如果每个「区块检验」的每个「区块」如果是10人以下,我相信准确性更没有问题。德国人针对针对风险最高,但又绝对不能倒下去的医疗人员,以这种间接扩大十倍检验能量的「区块检测」方式,来为他们作常规筛检。虽然我不知道他们多频繁地作检测,但我真心佩服德国人的这种作法,这才是真正的「超前部署」。